官方:中国军民融合发展政策光明正大 不存在"窃取"


4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就特朗普政府计划收紧中国获得美民用科技技术的要求以防止中国将其转化成军用技术等相关问题提问。

惠廷首席执行官Bradley Holly表示,“公司已经采取措施降低成本,改善现金流,但疫情蔓延和石油价格战的持续时间导致油价低迷,这使得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在所难免。”

许多中国朋友喜欢把福奇比作“美国钟南山”。

这一切,终于随着3月30日、31日特朗普、福奇二人“相向而行”的相继表态,算是有了一个“阶段性答案”。

很显然,在经过一段时间“冲撞”后,特朗普较他的绝大多数保守派“队友”更早、更清晰认识到,此时此刻“遵医嘱”更靠谱、也更符合自己连任的需要。

二人发此言论的背后,是特朗普“疫情基调”的悄然转变。

从艾滋病、非典、猪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埃博拉,直到此次新冠,他都无一例外地站在专业界最前列,向联邦政府提出针对性、可操作性的建议,并及时纠正其专业性错误。

据CNBC报道,美国惠廷石油公司于当地时间4月1日申请破产,是美国第一家因承受不住石油价格战的冲击而申请破产的页岩油生产商。分析师警告称,油价下跌将掀起美国能源行业的整合浪潮或破产浪潮。

自里根时代以来,他不断就联邦政府如何调整公共防疫政策献计献策。

4月1日,惠廷石油到期的可转股票据价格为156美元,但这还是在5年前,惠廷公司股价约为140美元时的协议。经历新冠疫情导致的石油需求锐减,以及沙特、俄罗斯石油价格战的长期冲击,第一季度末,惠廷的股价仅为67美分。